自我介紹

貓

Author:貓
歡迎來到貓的部落格!
興趣是自創小說.想到甚麼就會把它寫下來.
甚麼類型都有就是沒有BG文喔~當然.BL文是居多的
不嫌棄的話可以留下來看看喔
嘛我寫的小說也許有些粗俗但是我想會慢慢改進越來越好的~

最新留言
訪問計數器
在線訪客人數
月份存檔
馮廷諤持劍看著坐在床上一臉溫和看著他的朱溫.一臉漠然.當朱友珪交付他這個任務時.再不願也得接下.
誰不知道眼前人寵他寵的人盡皆知?
"是朱友珪讓你來殺朕的吧.呵…罷了,朕只望你給個痛快,還有你幫朕傳個話吧!"朱溫頓了一下,蒼涼的笑了起來.摸著手腕上朱友珪送他的玉環.忽地.把它摘下用力朝地摔去.
"......馮廷諤.你來說說.朱友珪為何還要殺我?是不是他從沒把我當他的父皇....他只當我是.....一個不能信任但可利用的賤人一個嫖過他母親的垃圾...廷諤我說的....可對?"他露出疲倦的表情.揉著疼痛的頭.滿心愛戀捧在那人眼前.已有準備.卻不曾想過....會如此傷心.被踐踏的無一絲完好.
馮廷諤不敢點頭.

"你一直都知道主子要殺你,為何....還對主子這麼好甚至還..."馮廷諤忍不住的問到.
"還讓他奸辱我是嗎?我是朱溫但是我又不是朱溫,若真是朱溫....那人是不會愛朱友珪也更不會讓朱友珪要他的身.你也許聽不懂,那就這麼說好了.我是借屍還魂.朱溫在朱友珪五歲那時就死了.自那之後一直都是我....."朱溫說到一半啞然停口,傻望,著那個藏在屏風後正一臉驚愕的男人.
朱溫微瞇著眼看著已經愣在那的馮廷諤朝他走去用力握住他手上的劍.
"該死的,還不快殺了朕!"
"你敢!!!"
朱溫面無表情盯著對他怒目相向的朱友珪,忍不住的一聲嗤笑.輕撫著馮廷諤的臉龐.眼角瞄著朱友珪
"你怕啦?是你命他來殺我的,現在不要我死的又是你.朱友珪.你當我朱溫是甚麼?"握著劍刃,鮮血順著手一滴滴流下.他笑了,笑的讓人心驚.讓人心碎.
朱友珪咬緊唇瓣,似乎正在猶豫還要不要殺眼前這人.不能讓辛苦建立的一切毀在他手上.朱溫.必須殺死!
眼眸充斥著殺意.他在找時機下手.
"誰怕了?我只是要讓你死的明明白白."

男子一頭白髮襯的更是幽魅.
"朱友珪...我自問在來到這世界後從來不曾虧待對不起你一分一毫,是!我是賤!我寵你疼你愛你,還讓你操我!你一直都覺得髒吧?可你也操我操的很舒服不是嗎?"霎那變數突生.卻見被說的朱友珪一心想讓男人閉嘴.奪了刀刃.紅了眼的將劍狠狠的刺進心窩.
".....唔!.....…你只愛你妻子....就是不愛我....你可知道..."朱溫眼眸瞪大的看著那劍被朱友珪奪走再狠狠的刺進自己的心窩.吐了一口血,抬起沾染血的那手輕摸著男人的臉,笑的悽涼.
"我每天每夜.看著將會殺我的孩兒.是甚麼心情?你可知道我用甚麼心情去寵他愛他?你又可知道.看著這個我寵了十多年的孩兒現在提劍殺我.我又是何心情...?"朝著朱友珪說著.似是在做死前的傾訴.
他好像嫌自己還不夠疼一般.朝朱友珪走去.那劍刺的更深.血越流越多.朱友珪像個無措的孩童看著朱溫離自己越來越近卻無法阻止.
朱溫無力的抱住了這個他疼了一生的孩兒.最後一次對他溫柔笑著.
"我就知道這麼說會讓你殺了我.朱友珪....你可曾愛過我?.....你從來不讓人說一句你的不是....我賭對了.....即使.....是我.....也沒有....例外...."費盡所有心力說完這句他想了許多年的問題.手已無力垂下.眼眸緩緩閉上.
乾化二年.太祖朱溫.卒.
朱友珪的手瘋狂的抖著.抱著懷裡那已經漸漸沒了溫度的屍體.
這男人這次從沒喊他一句珪兒.....他不曾喚他全名的....



馮廷諤看著主子一直抱著死去的帝皇不放.想起了一開始朱溫曾說的話.
"主子....皇上他...曾說把他的遺體燒了..."
"住口!誰敢燒,本宮殺了他!"朱友珪低啞的嘶吼著.
馮廷諤站在一旁.低垂的眼眸充滿不屑.


此時,寢宮來了一人.看見滿室的血腥.倒吸一口氣.
"朱友珪!父皇是你殺的?!你怎能這麼禽獸不如!"朱友貞驚愕的朝跪在地上抱著朱溫屍體的朱友珪一拳打在臉上.一拳一拳的打著.是怒不可遏的.
而一臉無神的朱友珪也不還手就這樣讓朱友貞打著.直到馮廷諤把兩人分開.

"父皇從來不曾虧待我們,連罵我們都捨不得.而今日你卻把最寵你的他殺了....朱友珪....你到底憑甚麼...你不要父皇,我要啊!"朱友貞看著已經死去的朱溫只覺得胸口破了個大洞.恨不得也將朱友珪殺了.
"......我嫌他...髒....他愛我愛到讓我操他..我嫌他賤...我嫌他不立我為太子....所以我殺他要奪位..."朱友珪一臉癲狂唇角流著血.說出他原本的心聲.
那人不敢相信的看著朱溫再看著朱友珪.許久.低啞著艱難的開口
"我才不管你嫌父皇甚麼.......父皇在我幼時曾與我說過一事.但我卻沒在意過.他跟我說...貞兒,父皇活著也不為甚麼.只是為了讓你三哥殺死而已.趁這時間好好跟父皇撒嬌吧!怕以後是再也陪不了你們了....."朱友貞頹喪的跪坐在地.假如他把父皇說的話當一回事是不是今天父皇就不用死了?他的胸口真的好難受!昨日父皇語重心長的像交代後事那般的與他說話,甚至還破天荒的嚴厲一回跟他說今日不許來寢宮.這讓他一直有不祥的預感.

卻不曾想....父皇已經死了.那個總是對兒子們笑的溫和.包容他們的父皇死在他最愛的兒子手裡,可笑的是.他老早就知道那個當時未長大的兒子在以後會殺死自己.這一瞬朱友貞有些明白父皇在想甚麼了.

"父皇在賭.....賭對你這麼好.寵你疼你...甚至不顧尊嚴的愛上你...賭你朱友珪有沒有心...父皇早知道結局....可是他媽的他就是不逃!!父皇把生命交給你決定....你愛他.他就不會死.又能得到你的愛.父皇會幸福.
你恨他.父皇也會乖乖讓你殺.反正你不愛他.而他也早做好準備被你殺......這場賭局他怎樣都是贏的....他得到他想要的答案.還死在你手裡."
朱友貞用力捂著胸口,一股血腥涌上喉嚨.一把抱起朱溫那瘦弱的身軀.將他放在龍床上.

"也只防的了一時,我終究會被那人殺死的.......""珪兒記住了,父皇沒給的你可以要,但是父皇可能會死的.你捨得嗎?"
朱友珪腦子裡一直回蕩著那時朱溫的話.原來那人一直都在提醒他.

2015/06/08(月) 18:38 | 留言:0 |
"珪兒,就算你天生異相,仍是我的寶貝兒子."
"父皇在哄騙孩兒."一個頭上長了一對角相貌奇異的孩子仰著血紅的眼眸認真盯著笑的溫柔的朱溫說道.
這個人.....真的是朱溫嗎?
身材瘦弱的男子一把抱起他的孩兒親暱的在他臉上親了下.捏著臉笑道
"不.珪兒.我不是在哄騙你.父皇也不會遺棄你的.相反的父皇會很高興呢!多少父母都期盼孩子不要長大,父皇我何其有幸."朱溫將髮簪拔下,一頭長髮鋪在龍床上.抱著懷裡的兒子側身躺下.也不管他是不是聽的懂.手一下一下的輕撫朱友珪的背.
"人人都知道父皇是逆賊,想殺朕的人多了去,也防的了一時,我終究會被那人殺死的.....若不是珪兒....等你再大點.......只求珪兒能有一身好武功..."說著說著聲音越來越小,竟是睡覺了.
背對著朱溫的朱友珪拳頭捏的死緊,憤恨與不解這兩種情緒在他紅色眸子翻騰.他從沒想過,明明那日他已經死了,再睜眼時卻來到這裡.是他剛滿五歲的時候.
看似一樣的人.可是卻又完全不一樣!
朱溫在他印象中一直都是殘暴冷血又滿身肥肉的父皇,即使是面對他也是不隱藏對他這兒子的厭惡.不曾有過這些溫言軟語.更別想他會跟他說甚麼寶貝兒子了.
眼眸一絲冷光閃過.
就讓我等看看吧…有足夠的時間去看身後這人是不是在演戲.如果是...那就別怪他無情

隔日
男子眉頭皺著看著自己的滿頭白髮.漆黑的眸子滿是不解.為甚麼才睡一覺醒來就讓他白頭呢?
"老子就是個穿越的...好意思這樣搞我嗎...唉...白髮就白髮吧…也不錯看."男子低喃,語氣很是無奈.
轉頭看著一旁睡的安穩的朱友珪.幫他把被子蓋好後在額上輕吻了下.讓下人替自己整裝一番.便上朝去了.朱溫選擇性的忽略那些人驚嚇的眼光.因為一夜白頭.

"皇.皇上!?"
各個臣子紛紛跪在地上,面色各有不同.朱溫坐在龍椅上,狹長的眼眸微瞇著.似是不悅.
他細細的看著那些人的表情和眼神.不屑的嗤笑一聲,讓下面的那些人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而他們的皇上笑的嗜血極了,就如同戰場上殺人無數的厲鬼.
"朕不喜歡那些背地做不乾淨事的人,這樣好了,朕就在這給你們個機會,若是承認...朕讓你們免去官職,卸其腳筋饒個不死."

(未完待續........

2015/06/08(月) 18:36 | 留言:0 |
在紫閻宮宮主寢殿裡,那張大床上躺著一個清冷容顏的男子,一頭黑髮凌亂的散在床上,媚眼如絲那勾人的小嘴一張一合的.只見美人衣衫不整.依稀能看見袒露的紅纓,身體透著粉紅手緊抓著床單隱約能聽見那誘人的喘息.
而在一旁的男人身下早已起了反應性器隔著衣袍高高的聳立著,卻只是坐在一旁飲酒眼睛直勾勾的看著男子的媚態,男人在等.等他的涼兒開口.
是誰下的藥他心裡有數,等他把人吃乾抹淨後會讓那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冉晏涼是他的,只能讓他擁有怎麼總是有人不明白,要和他搶涼兒呢?君莫笑眼神晦暗的用手用力捏碎了玉杯.
"....啊…熱...好熱...哥哥?...哥哥...熱...幫我....哈..."額頭透著薄汗.迷茫的視線隱隱看到了那道熟悉的身影,朝君莫笑伸出手想抓住甚麼.
淡淡一笑.走到床前握住人兒伸出的手,不管他聽不聽的見.
"確定要我幫?涼涼知道自己在說甚麼嗎?恩?"舔了舔冉晏涼的手背,眼眸是再也隱藏不住的情欲,可他生生忍住了,君莫笑可不想被他說是趁人之危.
男子難耐的點頭,被舔手時舒服的呻吟著
.斷斷續續的回應男人的問題.他快受不了了,好難受.又癢又熱.而他眼前的君莫笑還這樣對他.
"嗚…知道..知道...哥哥...我...十六了...…哥哥...."另一手拉下男人的衣領迫使他低下頭並笨拙的吻上他的唇.
君莫笑瞇眼竊笑著享受人兒為數不多的主動.壓在冉晏涼的身上撬開他的唇伸舌放肆的舔允著對他來說像是春藥的津液.抱著他的雙手在他背上摸著.冉晏涼想脫去壓著他的人的衣袍卻發現自己怎麼脫也脫不掉時不高興的撇嘴.看的君莫笑一陣好笑.溫柔的牽著那雙細嫰的手放自己的腰帶上一層一層的脫下,他清楚的看到冉晏涼在看到自己光裸的身體著迷的眼神.這個反應讓他十分滿足.湊近舔咬住他紅透的耳朵舌頭在耳蝸進出著模仿性交的動作.握住手腕讓冉晏涼撫摸自己的胸膛.
"涼涼,喜歡嗎?"硬得快受不了的下身頂在冉晏涼的小腹,而他本人像沒事的人一般還在逗弄著身下的人兒.
忍不住吞嚥著,貼在君莫笑身上覺得一陣舒服,可是卻越來越不滿足,還要....還要更多....身後那難以啟齒的地方一股難耐
的癢傳來,讓他不自覺的扭腰.在男人眼裡看來這分明是在誘惑他.掰弄著人兒的身體讓他跪趴在床上屁股朝自己,舔著乾燥的唇,掰開那誘人的渾圓白肉,舔舐著等下要操幹的地方
"啊~哥哥....不要...好髒...."冉晏涼不安分的扭著屁股眼角閃著淚光不想讓他舔那骯髒的地方.卻被打了好幾下屁股.疼的他乖乖住嘴.
君莫笑不悅的用力揉捏著那兩團肉留下了青紫的痕跡,笑的幾分猙獰,食指用力的插進那緊緻的後穴進出著惹的冉晏涼尖叫一聲.
君莫笑壓在他身上靠著耳邊帶絲危險的柔聲說
"哪裡髒?恩?哥哥可不許你這麼說…聽話點.我快忍不住了,不想傷著你."
慢慢的增加手指的數量,當加到第四根時,君莫笑倏地抽出手,扶著自己的硬挺插了進去舒服的深深歎息著.
冉晏涼緊緊抓住被單手指泛白,身體顫抖著腿不住發抖....好粗....
一隻手覆上人兒的欲望輕輕套弄著.揉搓著小球.引開冉晏涼的注意力.
漸漸的冉晏涼開始舒服的扭著腰,那地方又癢起來了.還分泌了淫液讓男人的性器在後穴頂到最深處
看著冉晏涼因為自己而紅著眼眶小嘴微張的粗喘著,多年來心心唸唸的人終於被他吃到手.叫他怎不激動?
"冉晏涼...告訴我...現在是誰在幹你?"惡劣的笑著故意問人兒這令人羞赧的問題.
反正他這麼捉弄冉晏涼的習慣不是一天就養成的.沒聽到回應的君莫笑又用力的朝深處狠狠的操幹著.
"啊…啊..恩..是哥哥...君莫笑...啊!...莫笑哥哥在幹我!...."忍不住想往前爬,卻還是被抓回來狠狠處罰著.眼睛失神的看著前方.後穴被肉棒蹭過了那突起猛的絞緊那粗大的肉棒,夾的君莫笑差些繳械.
同時淫液越來越多,操幹的那嫩穴不時的滴水.沾了一被子的濕.
君莫笑舔著背允吸著做下屬於他的記號.身下不忘繼續朝那點聳動著.看著他紅著臉舒服的哭的一蹋糊塗.
"涼涼真美...."把跪趴的冉晏涼翻身讓他坐在自己腰上.感覺著自己的那處進到更深的地方.君莫笑擺著腰幹的他尖叫著.像坐馬一樣被拋上去.下來卻幹的更深.
"不要....不要了...哥哥...求你...啊啊啊!"這句話每個字都點燃了君莫笑的神智.再一次的起身壓著他呈面對面的姿勢死命的往死裡操.就算冉晏涼拼命捶打也沒用.
..................
冉晏涼不知被做了幾次.他總是被做幹昏過去.又被操的醒過來.好像那人從沒停過似的.最後一次昏去時.他從牙縫吐出句話
"該死的春藥......"

因為某些羞憤的原因的讓冉眼涼單方面的跟君莫笑冷戰.
做做做!特麼的做的他痛死了,腰像要斷了一樣!冉晏涼恨恨的瞪著眼前笑的溫柔的男人.不管他說甚麼就是不理.
少拿要殺人來威脅他,有本事把這宮的人殺光啊!看誰來伺候你?
"涼涼,你不要哥哥了嗎?"君莫笑可憐兮兮的賴他身上吃豆腐.一點也不在意這幾天冉晏涼單方面的冷戰.
"不要了."冷哼一聲.冉晏涼冷著臉不.看他冰冷的說著.
"....真的不要我了?"君莫笑身體一僵.乾笑著似是不信的又問一次.這次冉晏涼沒再說話了他知道眼前的人對他的佔有欲有多重,不解氣的又哼一聲.一拳打向那張好看的臉.拉著被子把自己埋裡面.
"別以為裝可憐就沒事."雖說他自己也同意做的,可是...可是...有人做愛做一天的嗎!?差點脫肛啊魂蛋!
默默挨了一拳站在床前的君莫笑低沉笑著,脫去鞋子爬上床把那被子內的人摟在懷裡.
"娘子...別生氣了...為夫下次會注意的.不會再把你操昏."回想著那天吃乾抹淨的滋味.黑曜岩般的眼眸閃著光.舔著唇愉悅的哄著冉晏涼.
躲被窩的人一把掀開被子.瞪視著眼前的變態.開始掐他脖子.
"閉嘴!"聽到娘子二字他氣極了直接翻身騎在他腰上用力掐著君莫笑的脖子那眼神語氣都說明著恨不得掐死了事.

2015/06/08(月) 18:33 | 留言:0 |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