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紹

貓

Author:貓
歡迎來到貓的部落格!
興趣是自創小說.想到甚麼就會把它寫下來.
甚麼類型都有就是沒有BG文喔~當然.BL文是居多的
不嫌棄的話可以留下來看看喔
嘛我寫的小說也許有些粗俗但是我想會慢慢改進越來越好的~

最新留言
訪問計數器
在線訪客人數
月份存檔
馮廷諤持劍看著坐在床上一臉溫和看著他的朱溫.一臉漠然.當朱友珪交付他這個任務時.再不願也得接下.
誰不知道眼前人寵他寵的人盡皆知?
"是朱友珪讓你來殺朕的吧.呵…罷了,朕只望你給個痛快,還有你幫朕傳個話吧!"朱溫頓了一下,蒼涼的笑了起來.摸著手腕上朱友珪送他的玉環.忽地.把它摘下用力朝地摔去.
"......馮廷諤.你來說說.朱友珪為何還要殺我?是不是他從沒把我當他的父皇....他只當我是.....一個不能信任但可利用的賤人一個嫖過他母親的垃圾...廷諤我說的....可對?"他露出疲倦的表情.揉著疼痛的頭.滿心愛戀捧在那人眼前.已有準備.卻不曾想過....會如此傷心.被踐踏的無一絲完好.
馮廷諤不敢點頭.

"你一直都知道主子要殺你,為何....還對主子這麼好甚至還..."馮廷諤忍不住的問到.
"還讓他奸辱我是嗎?我是朱溫但是我又不是朱溫,若真是朱溫....那人是不會愛朱友珪也更不會讓朱友珪要他的身.你也許聽不懂,那就這麼說好了.我是借屍還魂.朱溫在朱友珪五歲那時就死了.自那之後一直都是我....."朱溫說到一半啞然停口,傻望,著那個藏在屏風後正一臉驚愕的男人.
朱溫微瞇著眼看著已經愣在那的馮廷諤朝他走去用力握住他手上的劍.
"該死的,還不快殺了朕!"
"你敢!!!"
朱溫面無表情盯著對他怒目相向的朱友珪,忍不住的一聲嗤笑.輕撫著馮廷諤的臉龐.眼角瞄著朱友珪
"你怕啦?是你命他來殺我的,現在不要我死的又是你.朱友珪.你當我朱溫是甚麼?"握著劍刃,鮮血順著手一滴滴流下.他笑了,笑的讓人心驚.讓人心碎.
朱友珪咬緊唇瓣,似乎正在猶豫還要不要殺眼前這人.不能讓辛苦建立的一切毀在他手上.朱溫.必須殺死!
眼眸充斥著殺意.他在找時機下手.
"誰怕了?我只是要讓你死的明明白白."

男子一頭白髮襯的更是幽魅.
"朱友珪...我自問在來到這世界後從來不曾虧待對不起你一分一毫,是!我是賤!我寵你疼你愛你,還讓你操我!你一直都覺得髒吧?可你也操我操的很舒服不是嗎?"霎那變數突生.卻見被說的朱友珪一心想讓男人閉嘴.奪了刀刃.紅了眼的將劍狠狠的刺進心窩.
".....唔!.....…你只愛你妻子....就是不愛我....你可知道..."朱溫眼眸瞪大的看著那劍被朱友珪奪走再狠狠的刺進自己的心窩.吐了一口血,抬起沾染血的那手輕摸著男人的臉,笑的悽涼.
"我每天每夜.看著將會殺我的孩兒.是甚麼心情?你可知道我用甚麼心情去寵他愛他?你又可知道.看著這個我寵了十多年的孩兒現在提劍殺我.我又是何心情...?"朝著朱友珪說著.似是在做死前的傾訴.
他好像嫌自己還不夠疼一般.朝朱友珪走去.那劍刺的更深.血越流越多.朱友珪像個無措的孩童看著朱溫離自己越來越近卻無法阻止.
朱溫無力的抱住了這個他疼了一生的孩兒.最後一次對他溫柔笑著.
"我就知道這麼說會讓你殺了我.朱友珪....你可曾愛過我?.....你從來不讓人說一句你的不是....我賭對了.....即使.....是我.....也沒有....例外...."費盡所有心力說完這句他想了許多年的問題.手已無力垂下.眼眸緩緩閉上.
乾化二年.太祖朱溫.卒.
朱友珪的手瘋狂的抖著.抱著懷裡那已經漸漸沒了溫度的屍體.
這男人這次從沒喊他一句珪兒.....他不曾喚他全名的....



馮廷諤看著主子一直抱著死去的帝皇不放.想起了一開始朱溫曾說的話.
"主子....皇上他...曾說把他的遺體燒了..."
"住口!誰敢燒,本宮殺了他!"朱友珪低啞的嘶吼著.
馮廷諤站在一旁.低垂的眼眸充滿不屑.


此時,寢宮來了一人.看見滿室的血腥.倒吸一口氣.
"朱友珪!父皇是你殺的?!你怎能這麼禽獸不如!"朱友貞驚愕的朝跪在地上抱著朱溫屍體的朱友珪一拳打在臉上.一拳一拳的打著.是怒不可遏的.
而一臉無神的朱友珪也不還手就這樣讓朱友貞打著.直到馮廷諤把兩人分開.

"父皇從來不曾虧待我們,連罵我們都捨不得.而今日你卻把最寵你的他殺了....朱友珪....你到底憑甚麼...你不要父皇,我要啊!"朱友貞看著已經死去的朱溫只覺得胸口破了個大洞.恨不得也將朱友珪殺了.
"......我嫌他...髒....他愛我愛到讓我操他..我嫌他賤...我嫌他不立我為太子....所以我殺他要奪位..."朱友珪一臉癲狂唇角流著血.說出他原本的心聲.
那人不敢相信的看著朱溫再看著朱友珪.許久.低啞著艱難的開口
"我才不管你嫌父皇甚麼.......父皇在我幼時曾與我說過一事.但我卻沒在意過.他跟我說...貞兒,父皇活著也不為甚麼.只是為了讓你三哥殺死而已.趁這時間好好跟父皇撒嬌吧!怕以後是再也陪不了你們了....."朱友貞頹喪的跪坐在地.假如他把父皇說的話當一回事是不是今天父皇就不用死了?他的胸口真的好難受!昨日父皇語重心長的像交代後事那般的與他說話,甚至還破天荒的嚴厲一回跟他說今日不許來寢宮.這讓他一直有不祥的預感.

卻不曾想....父皇已經死了.那個總是對兒子們笑的溫和.包容他們的父皇死在他最愛的兒子手裡,可笑的是.他老早就知道那個當時未長大的兒子在以後會殺死自己.這一瞬朱友貞有些明白父皇在想甚麼了.

"父皇在賭.....賭對你這麼好.寵你疼你...甚至不顧尊嚴的愛上你...賭你朱友珪有沒有心...父皇早知道結局....可是他媽的他就是不逃!!父皇把生命交給你決定....你愛他.他就不會死.又能得到你的愛.父皇會幸福.
你恨他.父皇也會乖乖讓你殺.反正你不愛他.而他也早做好準備被你殺......這場賭局他怎樣都是贏的....他得到他想要的答案.還死在你手裡."
朱友貞用力捂著胸口,一股血腥涌上喉嚨.一把抱起朱溫那瘦弱的身軀.將他放在龍床上.

"也只防的了一時,我終究會被那人殺死的.......""珪兒記住了,父皇沒給的你可以要,但是父皇可能會死的.你捨得嗎?"
朱友珪腦子裡一直回蕩著那時朱溫的話.原來那人一直都在提醒他.

2015/06/08(月) 18:38 | 留言:0 |
留言:
留言:を投稿
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留言:
パスワード
只對管理員顯示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